主页 > 美·奇迹 > 诗在队列中
2014年05月21日

诗在队列中

“一嗯、二嗯、三嗯、四嗯……”范冬冬和一帮女同学正在学校礼堂小舞台上,随指导老师学练舞蹈,冬冬高高的个子,一举手,一投足,招招式式都那么优雅、准确,连省艺校老师都发出赞叹,看到音乐老师带着小诗和几个男同学进来了,就招呼他们也参加舞蹈培训。小诗想,我还能跳舞吗,就随着音乐和老师的口令,张开手臂,走了几个舞步,没想到还真行,老师说小诗的形象、身材和节奏感觉都适合做舞蹈演员。小诗说,我想做话剧演员,冬冬第一个笑起来了,“他还想当歌唱演员!”说完就笑弯了腰。艺校老师一看,这些孩子们这么可爱,就和学校教导主任商量,排一个什么舞蹈。指导老师已经开始教孩子们学习芭蕾舞步了,音乐一响,在老师的示范下,冬冬靓长个,笔直的腿,几个小飞,一个大飞,已经引起专业老师的关注,“看来她是经过训练的。”

“我们排练一个‘天鹅之死’怎么样?”艺校老师说。“这个”,教导主任为难地低下头,“不行!现在要强调突出政治,文艺为政治服务,学校要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噢,我以为我们是专业舞蹈……”艺校老师若有所悟。

“那排演‘红色娘子军’片断呢?”艺校老师开始动起了脑筋。一位老师走进了舞台旁的校广播室,过了一会,响起了舞剧《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小诗已经悄悄溜进了广播室。

“不行”,舞蹈老师摇摇头,“难度太大。”

“来来来……全体同学……”所有男女同学排成两列,音乐老师弹起钢琴,开始了试音。老师自弹自唱起了黄自的‘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同学们就跟在后面练唱,教导主任站在台下皱起了眉头,老师又弹起了刘半农的《叫我如何不想他》,一位音乐老师就唱起来。教导主任又皱起了眉头。小诗在队列中喊起来:“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老师随即弹起了过门,教导主任一下冲到了台上,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要唱革命歌曲。”艺校老师说,我们总想着从歌唱艺术的角度来说,要唱抒情一点的。教导主任说:“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今年上级要求要宣传五四革命精神,要组织革命化的五四纪念活动。”“那唱《喀秋莎》行不行?”冬冬也问了一句。“也不行。教育局通知了,今后苏联歌曲除非重大纪念活动,也不要唱了。”教导主任说。

这不行,那不行,小诗已悄悄溜出了小礼堂,“哼,还不如让我滚铁环!”礼堂里已传来大合唱‘雄伟的井冈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