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奇迹 > 灰蓝色帆布挂包
2014年05月21日

灰蓝色帆布挂包

离早饭时间大约还有半小时,拉琴的拉琴,练声的练声,踢腿的踢腿,没有闲着。虽说不是科班出身,但近两年的演艺宣传生活,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我两年半前由阿团批准,到广州的一家新办的文艺学院戏剧系进修,一年前回来,立即下农村参加土改运动复查工作,不久前工作结束才归队,对团里的许多情况不了解,一个人坐在大门口的石板台阶上,想我的史丹尼.斯拉夫斯基。
  
特务长杨标斜背着他那个灰蓝色帆布挂包,进进出出,帮着炊事员把饭桶和菜盆搬到大门外的灰埕上,准备开饭。我起身过去帮忙,顺口问杨标,今天加菜不加菜﹖杨标笑着说﹕才过十来天,就想吃肉了。老规矩,一月加两次菜,一号和十五号,风雨不改。


杨标年纪和我差不多,二十刚出头,但在特务长(其实是专管伙食事务的)职务上,已经闷头闷脑干了三年多。我记得到大北山游击区参加边区纵队的师政治部艺术宣传队,第一顿饭就是杨标安排的。那时是战争环境,筹集粮食相当困难,每个人行军时除自己的背包外还必须背一条约五斤重的米袋,中途有适宜的地方,杨标就指定用谁的米袋,安排炊事员埋锅造饭。一日两顿米饭,八个人共用一小盆咸菜,叫做吃大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