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潮·科技 > 少年人的劳乏
2014年05月21日

少年人的劳乏

一路的草野间落着断了的石碑,白茫茫的福海,经过丘壑连衍著荒湖滩,白水满池,荷叶田田,滩边生著芦苇,紫色的熏衣草,彼岸有绿树成林,在暮色里竟一派泽国水乡的气象。像朱锦记忆里,南方水乡的盛夏,明亮的阳光照耀着繁盛的草木,温热的蓝汪汪的水,朱锦和母亲去挖野草,去瓜棚里买西瓜,到湖边涉水采野芹,在黄昏的炊烟里,一棵一棵,耐心地择,叶子搁在箩筐里,梗子耐心地折成一小节一小节。

朱锦顺着白石小径折进林荫深处,芳草凄迷,流水回环,脚边的野草在阳光里显著秋气,这世上已然换过几回天地,那里的时光,与红墙外的现世,不透风地隔阂。满目的景象皆只一句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黄昏的时候,夕阳悬挂在远方西山苍苍的山脉之上,朱锦坐在福海边的长椅上,听风吹的声音,常常坐到红云散尽、暮色四起,园子里仿佛只有她一个人。这样的时刻,她觉得格外怡然,自如,这园子里的朱桥垂柳、断壁颓垣,怨伤的风吹着,鬼魂都出来了,在绿沉沉的深处游荡,黄昏的圆明园令她觉出一股伤恸的亲切,这地方她前世来过,她是这园子里的一个屈死的冤魂⋯⋯因为命运的偶然,她又来到这里,怀着不曾退却的伤屈、流连人世的不快乐、暮气苍苍的灵魂。

她时常在湖边坐到明月升起,在荒芜的园子里,恍惚里睡着了⋯⋯那一种,少年人的劳乏。一旦有机会歇下来,她对世界再也提不起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