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潮·科技 > 人民的血汗
2014年05月21日

人民的血汗

最后一刻步入死亡功绩年终奖金会场大楼,老董紧张兮兮领我入监控室,那架闭路电视够规格,二十二寸,新得发亮。奴才就是奴才,弄不明白老子无处不在,窝里反了。坐在暗处把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先记下,一个个对号入座,秋后算账。

特派员:大伙齐心协力把这桩事干得好,上面发了奖金,这奖金可不是白拿,回去加把劲,国家的钱,带着人民的血汗。顺带开个检讨会,说说怎么干得更得力。怎么抓怎么打怎么转化,大家分享分享经验,怎么往死里打不留痕迹,叫人抓不住把柄。

局长:大伙听明白了,有什么门道快说,别蹩在肚子里自个享用。

干警1:那有什么,抓起来往石灰口袋上扔,让他们戴上安全帽拿棒球棍猛砸,震得他们五脏俱裂脑部出血,表面上啥痕迹也看不出。那些家属们再怀疑,再照相也瞧不出破绽。好使得很。

干警2(这多嘴的嘴角有颗痣,倒楣):想问问,打死真没关系?那里边什么人都有,有国外关系的,退休离职老干部,副县长,黄花大闺女,大学生,还有咱们解放军军官。打死谁负责?

特派员:你就甭管这么多,自有上面头头负责。听清了,只有一个头头,大家心照不宣。

干警3(这脸老子似曾相识:脸白,大耳,狮子鼻):这阵子死这么多头鸡鸭,谁都看得出要出乱子,难保头头不被整下台,到时咱们咋办?奖金没到手灾难先临头,哪个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