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生活 > 诗闷闷不乐
2014年05月21日

诗闷闷不乐

小诗在校园假山旁石径上漫无目的地溜达,“小诗!小诗!”冬冬追上来了。“我知道你想回家了,到我家玩一会吧!”冬冬说学校靠护城河那面墙上开了一个小门,出去没两步就是音乐学校。冬冬在前面走,告诉小诗今天选了三首歌,一首就是‘雄伟的井冈山’,一首‘我们走在大路上’,还有一首和高中毕业班同学一起唱,可能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小诗跟在后面,冬冬看小诗闷闷不乐的,就说:“还在想丽丽啊?”小诗一下子涌起了无限情思,想了一会儿,嘟著嘴,站在后门口小竹林下,就把小学时候第一次上音乐课看到史老师的故事全部向冬冬讲出来了。冬冬云开雾散,脸一下亮了:“好啊,小诗啊,你还有这么大的事瞒着我啊?!”一下想起说漏了嘴,赶忙改口,“你这么大的事瞒着丽丽,好吧,我一定要跟丽丽讲。”说着就跑,小诗以为她真的要去讲,就在后面追。冬冬笑着跑过一座小木桥,小诗也跑过小木桥,冬冬又跑到上次俩人画天鹅写生的地方,小诗一把冲上来把她抓住,冬冬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挣开。小诗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丢开了手,俩人对视着。冬冬笑着说:“小诗,你看着我干什么?”小诗往石凳上坐下来,用手把脸捂住,又取下来,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想回家了。”冬冬说:“为什么?”就在小诗身旁坐下来,迟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还想着丽丽,我……”觉得难为情,也用手捂住脸。小诗已经流泪了。冬冬抬头,看小诗伤心了,忙掏出手绢,塞在他手上,“小诗,小诗……”,小诗肩膀一挣,站起来用衣袖往脸上一擦,说:“冬冬,我走了。”说着,把书包一拎,掉头就往坎子上去。冬冬在后面喊了两声,见小诗只顾走,就说:“小诗,我知道史老师的消息。”小诗腿像被栓住了似的,一下走不动了。冬冬走上来,看着小诗的眼睛,心疼地叹了口气。小诗看着冬冬的眼睛,突然看到一道绮丽,像有阵热流涌过全身,心里一撼,觉得迎受不了,赶忙低下头去。冬冬大胆地用手托起他的下巴,眼睛直视着他,又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小诗想躲开,只觉得像被定了身似的,腿脚难移……冬冬忽然叹了口气,垂下头去……小诗只感到一股醉人的花香向自己袭来,满世界的花园都环绕在自己周围……他陶醉了……他感到丽丽在向她俯下身来,那鲜红的花瓣贴上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自己的眼睛,贴在自己的胸口……他听到了丽丽那瘦小的胸腔里的声音:“小诗啊,你像光一样的纯粹,小白杨的每一片光明,都在向你欢呼!小诗啊,我喜欢你的每一声欢叫,在那童心的天空里,为我构织著春天的梦乡……”……

“史老师调到文化局后,有过一次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的机会……”冬冬叹了口气,牵着小诗的手,走在河滨的林荫道上,“这时候,省里一位领导看上了她,或者可以说,是追求她,因为你知道的原因……”小诗不解,两眼迷惘。冬冬看了小诗一眼,又继续说:“因为是女性的原因,她放弃了进修机会,屈从了他。但这位领导是有妇之夫……这样就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但他反而到处散布流言,说是史老师勾引了她,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是始乱终弃吧……结果史老师在文化局呆不下去了,被下到郊区文化馆。因为她唱歌唱得好,又被借调到省歌舞团。现在在巡回演出队……听说她精神上受了刺激,心情一直不太好……”冬冬扯了一下小诗的手,停下脚步,脸上染出淡淡的红晕,只见河面上又浮现了两只小天鹅。小诗看着冬冬,像一朵初绽的荷花,心里暗暗吃惊……两只小天鹅交颈而游,一会消失在树阴之中了。冬冬收回目光,又接着说:“这已经是史老师第二次失败的恋爱了……”冬冬丢开搀著小诗的手,用小皮鞋踢着地上的小石子,眼睛看着地上,像是自言自语地:“第一次……”小诗抬起头,一把攥住冬冬的胳臂:“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