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生活 > 大溪乡的地界
2014年05月21日

大溪乡的地界

一边惊慌地轻声说:“日本仔来了!”我感觉得到母亲的双手发抖,羊毛衫几次没法穿上。一听说“日本仔来了”,像当头浇了一盆冰水,我打了个冷颤,立即清醒过来。很快穿好衣服,背起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出门即朝西方向逃去。这时我刚满十四周岁,赤脚走路是家常便饭,现在逃命,更是快步如飞。

路上逃难的人不少,都是男人,少、青、壮年都有,不见有老幼妇孺。人人都以小跑或大
快步,朝同一个方向奔窜,没有人打招呼,更没有人叫喊。清晨的田野上,杂乱的脚步声,晃动的人影,平添了几分神秘和恐惧。我穿过西门村,绕过湖漧村、湖湄村,来到顶乡路段的竹林边,向西再走三五里,就到鲤鱼头,翻过山去,就进入大溪乡的地界。

正在这时,有人从西边狂奔而来,脸青唇白,气喘吁吁,嘶声叫喊:“日本仔‧‧‧从西
‧‧‧西边‧‧‧杀、杀、杀下来啦!”

我一听就吓懵了。怎么是这样?‧‧‧鲤湖镇那一仗打完之后,全乡即作出统一部署:东
面一线,以龟蛇夹岸守水口重点设防,配置杀敌队主力,御来犯之敌于乡界之外;老幼妇孺,闭门不出;青少壮年一律向西撤退,暂时投亲靠友。我正是按照“统一部署”向西撤退的,准备先到大溪乡,再绕道石牛埔到上栅村二姐家。现在,突然西面出现日本兵,再向西逃,岂不是迎头赶上去送死?我一时情急,即转身向南,涉水渡河。

河的源头在上游五十里河婆镇以西的深山里,向东流经钱坑乡的河段,叫钱江,长十余里
,宽半里,河床里都是细沙。春夏雨季,江水暴涨,淹没低处的田园房舍,秋冬季为枯水,露出大片沙滩,中间的水道宽只有四五十尺,深只及腰,可航行一种浅底竹篷船。两岸筑起高堤,还有连绵翠绿的护堤竹林。南北渡江,靠乡公所设置的一条渡船。钱江向东流经棉湖镇,至百里外的揭阳县城,汇入榕江奔流至汕头出海。

我不及细想,即随大家翻过土堤,穿过竹林,跑过沙滩,蹚过齐腰深的江水,爬上十几尺
高的堤岸。乒乒乓乓‧‧‧!突然背后枪声大作,我急回头一看,只见沙滩上和江水里,有人倒下,有人挣扎,有人继续逃跑。对岸竹林边一阵轻机关枪直扫过来,我旁边有两三个人从堤岸上直栽下江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