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生活 > 张牙舞爪
2014年05月21日

张牙舞爪

我们文工团的任务,就是多做宣传。我们没有什么机构可以接管,两家电影院都是私营资本,照政策不能没收,只能去检查他们放映的影片。说是检查,其实是约定时间,全团上电影院去看免费电影,而且多是美国荷里活电影。

有一天深夜,大家睡梦正浓,忽然呯地一声枪响,惊动了大家。我睡在下铺,随手抓起枕头边的手枪,并上了膛,立即想冲出去。但黑暗中弄错方向,伸手四处碰壁,连蚊帐都出不去。心里正着急,又听到有人从上铺摔了下来,哎呀哎呀直叫嚷。这一切好像同时发生,在我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脑袋里,只觉得枪响、有人给打中了、正摔倒在地上呼救。我再也不顾一切,伸手扯开蚊帐,冲到大门口,会合了几位带枪的同伴,在忠烈祠周围搜索了一圈,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听着小北风呼呼地叫,我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一件背心、一条短内裤,还打赤脚,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公园里平日葱茏滴翠的树木花草,这时在浓重寒冷夜色衬托下,仿彿妖形怪状,张牙舞爪。

回到忠烈祠内,见门廊里点着一盏风雨灯,黄指导员手持一枝驳壳枪,正在向当值放哨的小鬼田好查问刚才发生的情况。田好在团里年龄最小,个头还没有他手上的步枪高,还在山里打游击的时候,就跟着黄指导员当一名通讯员,人很机灵,大家都喜欢他,叫他小鬼。据田好说,本来他在门外一处隐蔽的树丛里放哨,小北风吹得紧,撒了一泡尿,小鸟鸟就躲进裤裆里暖和,他抵不住刺骨寒风,便躲进大门背后,从门缝里向外张望。忽然,见到一条黑影,从树丛里窜了出来,锉低着腰,鬼鬼祟祟向大门口趑趄过来。小鬼反应特别快,大喊一声口令,顺手端平步枪,枪口从门缝里伸出去。只见那条黑影好像愣了一下,转身又钻进树丛里去。说时迟,那时快,小鬼没有思索的余地,朝黑影逃跑的方向放了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