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生活 > 世界的慈悲之爱
2014年05月21日

世界的慈悲之爱

当然,现在我已经太老了,而无法当一个好渔夫了。而且,当然,现在我还是经常独自一个人在那个大湖边钓鱼,尽管有些朋友认为我不应该继续钓鱼。就像在西蒙大拿州那里很多钓飞鱼的渔夫一样,那里的夏天几近极地的天气,我通常到了傍晚比较凉了以后才会开始钓鱼。在北极微微的光照在这个又长又深的峡谷的这个时候,所有的存在都逐渐褪去,与我的灵魂和回忆、这条大北列克富特河的声响和四拍子的节奏,还有那种鱼会跳出的希望,形成了一体。

最后,所有的事物都与我融为一体,其中有一条大河穿过。那条河被世界最大的大洪水切过,然后漫过从时间的底层累积出来的大岩石。有些岩石上面有着永恒的雨点飘落。在那些岩石之下是一些文字,而有些文字是属于它们自己的。

大河始终萦绕在我心头。

  乔吉把书合上,坐在从床旁边的灯照过来的微光中。他又想到了道维斯先生,在他身上,他看到同样的一种对世界的慈悲之爱。

  他把灯关掉,闭上了眼睛。整栋房子都寂然无声,他慢慢地进入了梦乡,而那些文字还萦绕在他意识之外的大脑里:“行千里路,始于脚下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