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生活 > 浮花浪蕊
2014年05月21日

浮花浪蕊

她也喜欢,跟着戏文,吟唱一段。在镜子前,比著兰花指,侧身屈膝,往那虚幻处的繁华声色里,行着碎步,甩起水袖,回过身,戏里的人,美成了仙。原来,戏里的话也是真的,现实里伤了心的,团不了圆的,在戏文里裁裁剪剪,便是繁花似锦的美团圆了。所以,她唱着戏也能好好地活下去。戏里的故事,都是有指望的,光阴里等一等,一个兰花手,抛起水袖,遮住脸容,韶光就抛去了久远,等的人,就在外头叩门了。

如今她栖身在一套小小的单身公寓里,是在市中心的单身公寓楼。深圳这样的楼盘卖得格外好,才开盘就被抢购一空,有那么多漂亮的男人和女人,在置下三四十平米空中楼阁,只容得下一个人生息的小房子,打定了主意不婚不嫁。生息的全是时髦男女,这楼里到处都是香的,工业打造出来的化学香,包装盒、外卖盒所制造出的惊人的垃圾量。电梯间充满了香水、鲜花、皮具和化妆品在空间里调和出的一种香氛,还有,送外卖的食物的味道,辛辣的麻辣烫,还有广东菜的佐料的味道,浓烈地混合在一起,便是这都市里浮花浪蕊的时尚空气。深夜时搭乘末班航机归来的公司白领、空中小姐,皮箱轧轧地走过静谧的水磨石长廊,也是午夜时听惯了的一种声息。

朱锦初来深圳,便住进这里。说是市区中心,生活最为便捷,又是漂亮的新楼盘。她一早知道,雷灏在深圳这个城市里拥有几处房产,有万科海景别墅,也有市区的高档公寓,然而,他绝口不提让她去住,她便也从来不问。大抵,他是被吓怕了,生怕再落下口实。她心里明白,也浑然不觉的样子,装出兴高采烈的样子,欣然接受这处单身公寓。房主是她,钱到底是好的,她讥讽地想──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