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 > 高峰刺天
2014年05月21日

高峰刺天

刘老师吓得尖叫了一声,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又有一人掏出一支手枪,对着刘老师连开三枪,都是臭弹。另一人说:菩萨不叫你死,你走吧!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许结局不致于像后来那么沉重如铁。历史性的恐惧,促使瑶人又一次走上“英雄”之路。几天以后,数百名瑶人﹝其中有少数妇女儿童﹞下山围猎,突然攻击最靠近瑶山的一个乡政府。当时恰好在乡政府蹲点的一位何姓副县长,得到报信,立即指挥在场的几个乡干部,关死大门,爬上屋顶,进行抵抗。同时,摇电话向县委报警。

瑶人凭人多气盛,喊打喊杀,直冲大门而来,还向木板门轰了几枪,铁砂子乱溅一气。何副县长先用喇叭筒向窗外喊话无效,即下令放枪。乡政府只有两支猎枪一支三八式步枪,十发子弹。按何副县长的命令,三八式在屋顶上朝天连放五枪。嘎──叭!嘎──叭!三八式是日军侵华时的战场用枪,一响两声,初闻者不知就里,误认为四面枪响。瑶人以为遭到伏击,慌忙后退,一时大乱。

山中再七日

大瑶山地跨粤、桂、湘三省五个县,高峰刺天,山脉如巨蟒,蜿蜒千里。四周汉族民众,很快得到党委通告:瑶山发生反革命武装暴乱,各地立即动员起来,加强对民兵的领导,严防阶级敌人的破坏和袭击。一时间,谣传四起,人心惶惶。一天半夜,我和几个民兵伏在路口警戒。远处似乎有什么动静,我连忙将耳朵贴近地面,果然隐约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连忙向同伴发出暗号。“站住!什么人?”两条人影离我约十步站住了。我们这个哨岗三人,一支汉阳造单响步枪,一支打野鸡火药枪,还有一支“羊腿”。三人中只有我还算有点军事常识,使用三样武器中威力最强大的汉阳造。我对自己布置的“口袋哨”很有信心,果不然,敌人已经进入口袋。但是,两条人影突然就地一滚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