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 > ‘白做了一造
2014年05月21日

‘白做了一造

大门关死了,再来收拾‘资本主义自发势力’,就以为可以得心应手。省委领导当然从大处着手,强令改变水稻一年两造为三造。两造改三造,要多付出一造的成本、劳力、种子、肥料,加上天时、地利错乱,严重影响水稻的正常生长。因此,虽多种了一造水稻,年亩产量并没有增加,用农民的话说,‘白做了一造’。但是很多人弄不明白,这样劳民伤财的蠢事,高明的省委领导为什么还会乐此不疲?

省委书记王首道,自称是毛主席开办‘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当然是熟知农民生活生产情况的农民领袖人物。有一年,他提出一个粮食增产计划:广州以西一百公里,加种一造冬小麦。这一计划下达以后,整个珠江三角洲,就如打翻了一箩大海蟹。

原来,三角洲地势低,水位高,大多数围田,比珠江水平面还低。冬天雨水少,珠江水位下降,农田土壤相应含水量少,加上日间蒸发,土壤比较干燥,种植一些生长期较短的作物是可以的。大面积种冬小麦,百弊而无一利。因为,一到清明前后,春雨纷纷,江河水位逐渐升高,土壤饱含水分,而这时小麦正抽穗灌浆,日照不足加上土壤湿度过大,小麦烂根,可以使一冬辛劳,颗粒无收。农民当然有种植经验,为了防止小麦烂根,花了大批劳力,在麦田四周深挖排水沟。甚至在麦田中间,埋设了条条瓦筒,作为排水管道。如果春雨来得早,大量的劳力和物资,也无济于事。而且,冬季休耕,将水稻田翻土晒白,提高地温,有利于明春早稻禾苗的生长。现在都种上小麦,收成没有把握,又有害于水稻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