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 > 独自沈思著
2014年05月21日

独自沈思著

在清晨的微光中,老人从他的房子沿着海岸线往南走,他的鞋子在潮湿的沙滩上留下了一道完美的足迹。当他走在每天散步的路上,那段从他家到海湾上突起的远端那块陆地的那一个点时,他都会聆听着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往北走的话,那些已经盖好的房子,它们那些受海风侵袭的墙好像试图要抓紧海边松软的泥土,而那片土地却似乎是海湾随时随地准备退回去的一片陆地。而南边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因为这里的地势太低洼,没有办法盖任何建筑物。

  不只是这种现实的理由让老人转向南边走,就是精神上的理由也一样。赤道那边离心力的牵引和潮汐的来去,深入了他的内心深处,催促着他往这个方向走。当他走到了海湾上突起的那一个点时,他会坐在好几年前就被海水冲刷上来的那块圆木上,独自沈思著。在那样一个优越的位置上,他可以看到东海岸上大部分的海岸线,并看到远方的船只正驶出海峡。他常常在那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平静地坐在那里沈思回忆。

  今天早上,距离到达那个突出点还有四分之一英里远,随着他的鞋子踩在沙滩上的响声,沙滩上印出了一列的足迹。他有一次曾经在书上读到,你可以从一个人留下的脚印知道那个人的很多事情。欧洲人走路通常都是大外八字形,因此他们会想去主宰这个世界,让世界屈服在他们的强烈的意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