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 > 洋流环抱
2014年05月21日

洋流环抱

布伦船长对这艘救难小艇的出航任务没敢抱太大指望,如今德隆已被母船的同袍们视为英雄,获得热烈迎接。

“全船兴奋得不得了,弟兄们都靠在缆绳上向我们欢呼。”德隆写道:“我一上船就被他们全身披挂的兽皮给淹没了,几乎没有人看得见我。大伙儿滔滔不绝谈论我,俨然把我当作死而复生的人。船长跟我握手的时候,从头到脚都在颤抖。”

***

朱妮雅塔号先返回圣约翰港,直到九月中旬才驶抵纽约,并且在当地受到盛大欢迎。德隆则是避开了码头记者,悄悄溜回妻女跟前。

夫妻俩团圆后,艾玛立刻注意到德隆出现了某种转变,那改变与他在格陵兰度过了二十九岁生日无关,而是他的眼神和举止迥异于往昔,仿佛生了场热病。而且老爱提起他想重返北极这档事,并专心研读北极文学和北极地图,还报名加入日后可能被派往北极出任务的海军探勘队。

“这次探险对他影响至深,让他闲不下来。”艾玛写道,她开始怀疑丈夫在格陵兰期间打算前往法国乡村休假一年的美梦永难实现,“北极病毒遗留在他的血液里了。”

***

激发霍尔船长和其他前辈探险热忱的一些重要疑问,开始牵动德隆的神经:人类该如何抵达北极?一旦到了那里,北极会是何种景象?当地是否有畅通无阻的海路?拥有哪些不知名的鱼类和动物?冰上是否住着怪兽?甚至存在着消失的文明?是否有某些通往地心的漩涡,就像许多人相信的那样?长毛哺乳类和其它史前动物是否依然在北极荒原上游荡?沿途可能发现哪些其它自然奇观?北极会不会呈现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样貌--是被温暖巨大的洋流环抱的一片绿地?

艾玛说,德隆越思考这些疑问,“越渴望提出能满足世人好奇心的答案。北极已经对他施了魔咒,打从他回到纽约后,这个大谜团就一直在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