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田埂衰草稀疏
2014年05月21日

田埂衰草稀疏

民众高涨的抗日情绪,刚才无意的“激将”话语,如同助燃剂一般,使杀敌队心头杀敌之
火,越发不可收拾。正当杀敌队回到原来的阵地上,与小洋楼上的日军对射之际,鲤湖镇的四周,也正蕴酿着一场自发的“人海”战术。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潮州沦陷区日军的兵力越来越显得薄弱。同时,在民众中也流传着许
多真真假假的传闻。其中,一则传闻流传最广,最为民众所信服:日本仔轰炸珍珠港,如同老虎鼻头上打苍蝇,激怒了美国,向日本宣战,日军就像秋后的蚱蜢,折腾不了多久了。另有一则传闻,也大快人心:日军从“九一八”占领东北三省起,直打到华南,占领潮州各县,掠夺了无数财宝,每个日本兵身上,都有金银珠宝,只要捉住一个日本兵,就可发一大笔横财。

这两则传闻,都在民众中发酵。鲤湖镇传出的夜半枪声,更撩拨著周围民众的发财梦。没
有人号召,也没有人带领,天色微明时刻,四乡六里的民众,成千上万,早把个鲤湖镇围得水泄不通。

杀敌队在镇里与日军对射,除消耗不少子弹,并未损伤日军分毫。天色渐明,日军在小洋楼上,居高临下,把杀敌队的阵地及周围地形地物,观察清楚,并立即作出突围的作战方案。

日军六十多人,一挺轻机枪开路,约两个排的步兵,一式的“三八大盖”枪,突然从小楼冲了出来,直扑杀敌队阵地,立即冲开一个缺口。不等杀敌队清醒过来,日军像一阵狂风,带着浓烈的火药味,冲出镇西大路口。

镇西是一大片水稻田,这时秋收已过,正是翻土晒田过冬季节,田埂衰草稀疏,田里土坷
拉凹凸不平。日军冲出路口,取散兵队形,即变成三两一组,各自为战。这样有利的战斗队形,郤遇上不利的地形,小小田埂很难走,遍地土坷拉更容易闪脚摔跤。日军在这片田野上,运作艰难,无心恋战,急于向流沙镇方向退走。如果杀敌队指挥得当,占据有利地形,采取有效火力射击,这片田野必成为日军葬身之地。

怎奈成千上万民众“发财”心切,眼见日军队形松散,在土坷拉上走起来摇摇晃晃,跌跌
撞撞,一副败兵之相,随逞一时之勇,蜂拥而上,追杀日军。霎时间,敌我交错,双方混战。田野上晨雾茫茫,人影奔突,枪声凌乱。日军有实战经验,每个日本兵都横端“三八式”步枪,和追杀的民众保持约十步距离,回转身送枪即响,把追在最前面的人打倒。日本兵也有少数跌倒,追上来的民众,锄头、标枪、斧头、镰刀一阵乱打,立地丧命。杀敌队从镇里出来,立即加入这混战,一时枪声大作,直杀得鬼哭神吼。日军且战且退,一个多钟点,走出十几里,不见民众追来,随清点人数,剩下三十来人,急忙退走。

沦 陷 之 日

天蒙蒙亮,我还赖在床上睡懒觉。突然,母亲一把将我拉了起来,一边给我穿上羊毛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