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兴高采烈
2014年05月21日

兴高采烈

有时大米不够,杨标就想法子弄来一些杂豆,煮熟了加点盐水当饭吃,极少有青菜,吃肉更是梦寐以求的事。偶然到一个大一点的村镇,杨标还真有办法,动手动脚,和炊事员同心协力,给大家做了一顿红烧肉。大家吃得兴高采烈,第二天一早,不分男女,都争先恐后上厕所,等不及的,就自行在野地里解决。杨标不无自责地说﹕唉,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层﹗
  
1949年底进城,我们这一支只有六十多人的宣传队,相应改为地区最高的市一级文团,很快扩大到上百人。每人除发给一套蓝布制服、一件棉袄、一条棉被、一顶蚊账外,每月还有几元钱‘裕民币’(临时性、地区性流通货币)零用费,和牙膏牙刷毛巾等日用品。杨标依然是特务长,管伙食,一日两顿吃大灶。令他特别高兴的是,一来队变成团,人员兴旺了,二来逢一逢十五,各加一顿肉。如果晚上出去做宣传演出,回来还能吃个有鱼有肉的夜宵。上级派来的林团长,照规定可以吃中灶,杨标也给开过中灶,他就是不肯,自备一只搪瓷茶缸,听哨子自己去舀饭,和大家一起蹲在地上吃大灶。
 
那时,汕头市文工团已经不属于军队的建制,也不属市政府建制,单独直接由市党委宣传部领导,男男女女一百来人,都住在汕头市中山公园内的忠烈祠。内部组织也不按班、排、连,而按业务分为演员队、乐队、后勤组进行管理。在安全保卫上,则保持轮值放哨的制度。生活按步就班,白天排练一些新节目,晚上有时到学校或工厂演出,有几个歌舞节目,如《青春舞曲》、《唱春牛》、《兄妹开荒》、《猡猡舞》等,颇受欢迎。那时是军管时期,其他单位都忙着接管国民党政府的旧机构、建立新机构,希望尽快恢复全市全地区的正常生活秩序。老百姓对我们这些‘土八路’疑虑甚多,说我们像乞丐又带枪,像土匪又不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