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依然明眸皓齿
2014年05月21日

依然明眸皓齿

如果她曾经身历过,手忙脚乱地站在一片开满蔷薇花的河边,如果她曾经历过被一个少年郎从湍急的河水里拉起来的情景,倾情地交付一个少女的心身灵魂给另一个人的感受,如果这些她都感受过,那么,她当然就懂得,她的女友此时正在经受的熬煎,有多么痛……然而,在最初,在她们这一生的时间刚刚开始的时候,她们不曾意识到世界上有背信弃义、颠倒黑白,也从不知道人心会两情相悦,也会落井下石。 她们来到世上,原本以为,是为了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而生的。那个人在世上,是唯一的,是冰清玉洁的,再多的世事磨损、尘埃掩埋也不会改了那颗初心。而如今,她们都不曾红颜老去,依然明眸皓齿,容颜正好,然而,再也不会有信了,对于他者,什么都不信了。

她小心地照顾著罗衣洗头沐浴,安置她在卧室睡下。疲惫的罗衣温顺地听从着她,然而,夜半醒来,朱锦却看见罗衣依然睁大眼睛,什么都不曾看地望着天花板。接下来的那几日,也是食不下咽,夜不安寝,失魂落魄,常常她下班回来,看见她坐在地板上,双目放空,双手抱着膝,蜷曲著身体,头埋著,看起来和她早上出门时的情形一样。这情形,落在她的眼里,无疑是心酸和伤痛的,曾经,她自己也是如此——同样的痛不欲生,失魂落魄。

失恋的人都是诗人,沉默时万千熬煎都上眉梢,想开口时,平常语言也自摧人肝肠。只是,最想让他听到的那个人,却是听不到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