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窗外久违的原野
2014年05月21日

窗外久违的原野

阿姨你说,这怎么办呢?你说,她哪条路不好走,怎么想起来走这么一条自绝于人民的死路呢?我是真的……这么些年来,为她受了多少苦,阿姨你是知道的。好吧,她不回来不露面,她看不上我,我也不烦她了,好吧?可是,你说,过了这几年,她居然成我手上要抓回来管教的人犯了。我这两天,一直没吃没睡,自从看到她的名字……

他就这么绵绵地、絮絮地、愁眉苦脸地说下去。他是蓄意的,明明知道她母亲有多么孤苦孱弱、心力衰竭,他还搬了那么大一块石头去吓唬她,一下子就把她吓死过去了,夺走了大半条命,如今她腔子里还剩一口气,也是拿来折磨女儿的,她女儿不会不回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这下可把气出痛快了,有她母亲这块牌在他手里,朱锦是他手上的人犯,他有的是办法,何况,他现在手上有权、有势,调得动警察。他代表着国家力量。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清晰而痛快地,感受到天意的慷慨。报仇的滋味太痛快了,天要成全你,这桥段,连你自个儿都想不出来这么巧,做梦都不奢望会设计得这么巧妙。他真是太痛快了。

朱锦随着这一行人上车,一路到机场,虽然心存疑惑,但她一言不发,心里知道问了也没有用。果然,在登机口,身后的那位女公安,出示了朱锦的身份证。他们是天罗地网,没有什么是他们拿不走的。

下飞机后即被押上一辆警车,她望着窗外久违的原野。夕阳将水塘、人家、水田,铺上一层温柔的金箔。她心里凛然一惊,突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一幕,还有她的身陷囹圄的平静,这一切都在她的梦里曾经出现过。

车很快到了,老街的桥过不了车。人得下来,步行走过桥头。朱锦望着家门口的方向,桥下的水静静的,街道静静的,对河那间搭出来的小屋,依然地老天荒地坐着一个老妇人,每到黄昏,她总是端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房间里也舍不得点灯,有月亮的日子,她就坐到月上中天才进屋。小时候,朱锦每次看见她和那间屋子,就只觉得想死,那老景孤苦无趣,犹如人生的真相,是她最不要看到的。而此刻,看见那老人还在,她心里却只觉得一种莫大的安慰,是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