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回顾徒伤感情
2014年05月21日

回顾徒伤感情

去年天安门广场上2003的彩灯打出来,就是叫人说不出地不舒坦,模模糊糊只觉得2003年不该有。那年它闪在冷冰冰的天安门上,诡异。预言书上说今年灾难多,瘟疫洪水地震一个不少。这些天灾人祸不打紧,满地的奴才吃的粮食都缺货,还怕少几个?只是渤海那老和尚说我今年在劫难逃,入冬后老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难道就在今年?

※ ※ ※

1月2日
年开头,免不了回顾的冲动。文艺害人,老子年轻时多念了那些西洋文学。哈姆雷特麦克白,除了在见外国领导时拿来背诵背诵充充场面,那些玩意有啥价值?

这国家大半人口活在一个世纪前,年头过得快,这些人携家带眷还拉上那些牲畜、棺材,骑在可耻的骡车马车上,哪赶得上世纪的脚步?就算我一个人飞奔在前登上世界舞台,这些扶不起的阿斗硬是把我朝下扯,扯到和他们一个水平。老子生不逢辰,做这破国家的主席,被美帝骑在脖子上,打自己人还得看他们脸色。就这些倒楣的阿斗,近来特别燥动,十‧一跑到天安门自焚,跳金水河,跳水塔无奇不有,单抓起来的就十八个,这不是跟老子捣蛋?天安门这块宝地是你们自杀用的?晦气!这些农民无知,偏得千里迢迢跑到京城里丢人现眼,活得不耐烦你蹲在炕上喝杯农药上吊谁也不管你,你活得不耐烦跑到咱这块国家要地来自焚?那些公安片警更是窝里反,一大片高头大马手脚齐全地坐在那儿上访,不想想是谁赏你这碗饭吃的。上访局传来的文件全叫扔了。

去年倒楣事长了满地说不完,回顾徒伤感情。还是梦实际些,梦里那些人虽说飘来飘去胁迫我,倒是比身边这些奴才真实。这件事说不明白。总有一天我要被他们打垮,化做一滩污水。那很可能倒是不错的结局。顶秃了,没剩几根能看的。植发也植乏了。牙根全黑,牙龈蚀尽,牙根曝露出来。说起牙齿就丧气。这几颗牙恐怕不能跟我走完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