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农村人梦寐以求的天堂
2014年05月21日

农村人梦寐以求的天堂

农村人梦寐以求的天堂,我64年初到香港,由于没有身份证非常不方便,成年人申请身份证太难所以少报了三岁托人搞到了一张儿童证,(申请儿童证比较容易),香港话不会说听又听不懂,还经常被人叫大陆仔、客家仔。那時最喜欢看电影,看些神神化化武侠片,如來神掌、仙鹤神针,之类影片。荷李活道,中央警署,石板街这些以往经边走的地方还留在脑海里。由于离中央警署近那时经常到高升戏院看电影,受小孩时影响我爱看大陆电影,那时香港只有几间左派戏院,高升、普庆、银都、国泰,珠江等,大陆过来的影片初时只有故事片,天仙配、追鱼、牛郎织女、刘三姐最卖坐。后来才有些坑日战争片。北河街石硖尾皇宫戏院听说是曹达华的,专映华探长的电影及武侠片,东乐戏院专映黄片也跳脱衣舞、西片仙乐飘飘处处闻在此放映了很长一段时问,油麻地戏院历史悠久。我接触香港后也没有觉得香港怎样好,那个年代连大便都用桶装,天天一早专门有人倒屎搞清洁,这还算好的有些简直用報纸包住,从楼上往下丢横街暗巷臭气熏天,那时我做“扎铁”地盘收工干干净净,隔天上班地盘到处都有用报纸包着屎尿和卫生巾。早出门的看谁行大运中頭奖。黄、赌、毒、样样齐全,特别是赌五花八門大小通杀,賭馬、賭狗、賭字花,别看字花是小賭一日开三次一元几毫有交易,也是最要命的,不分男女老少來者不拒豉油钱都拿去赌,輸掉白飯过日子,还有翻摊、排九、麻雀馆等等、等等,那个年代香港治安非常差,木屋小铺子除了黑社会、警察都要变相交保护费每次两至四元不等。我到香港后由于父亲在洗衣房工作,我和同伴暂时住在洗衣房,同伴父親在太古船坞工作,住工人笼屋宿舍条件太差,我和同伴平时帮忙洗衫,老板娘给一点零用钱,我两是多余的洗衣房己请有工人,当时工人工资按天算5塊钱一天,警察工资那时百多两百塊。),在警察洗衣房三、四个月工作时,我和同伴经常要到男女警察宿舍把换下衣服拿回洗衣房洗,在女宿舍里奇形怪事也常遇见,见到外面见不到的好多画面,女宿舍本来禁止男人到的,楼梯口放了一个牌写着“一切男士禁止入内,警司示”几个大字,我两长得矮小像似小孩所以没人管,同时主要任务拿衣服洗所以能进去,清洗衣服前还要清理衣袋,把衣袋杂物清出才能洗,衣袋经常都有字花纸、当票之内东西,有些警員偷衣服但可以理解,谁遇到这种事多数人都会这样做。有些警員中午休息睡午觉,脱掉衣服到处乱丢,我和同伴也分不清那些要洗那些不洗,看见衣服全部收走,警員睡醒之后要继续出更找不到自已衣服又要赶紧出更,所以跑到洗衣房偷衣服穿,洗衣房门前晒满衣服,他们看见没有人拿起一件就跑,弄到洗衣房经常少掉衣服每件都有号码的,这就是有些警員所作所为。那时洗衣房厨房做饭还用柴燒,我和同伴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到中央市场捡些木箱、或从小贩队没收那些木头车,小贩队不是白给的用作洗衣费用,所以小贩队经常无故没收木头车,洗衣房和小贩管理队最有交情,小贩管理队扣押那些物件,例如木头小推车、箩箩筐筐,可以用来当作洗衣费用,洗衣房就把这些东西当柴燒。由于父亲在洗衫房工作我也临时性帮忙洗衫,收工后经常到警署用煤气炉燒水洗澡、到警察礼堂看丽的有线电视,那年代也只有丽的有线电视台一个,普通家庭没有电视机,更没有煤气炉燒水洗澡,我最喜欢看警察晨操很好看,one,two、three、go,腿抬得高高姿势很美妙,操得不好洋人教练一脚踢在屁股上。初到香港大乡里出城闲來无事,坐在窗口数汽車,一辆、二辆、三、四、五、六、七、现在想起來都觉得好笑。